Michael/ 六月 22, 2005/ MEDICINE/ 0 comments

手术室里长长的走廊中已经很少有人影晃动,只有脑外手术间里传来的一些响动,病人整齐的心率由监护仪发出——激荡在整个长廊,偶尔可以听到金属器械的碰撞以及工作人员咳嗽说话,病人静静的躺在手术床上,任凭在他的脑袋里钻、切、吸,我伏案记录着血压、心率、血氧饱和度,这是一个麻醉场景。在脑外麻醉已经有些时日了,每天结束的都很晚,监护仪的声音已经固化在我的内存之中。

今天也和以往一样,又要走的很晚了!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 <pre class="">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